逢瑤 作品

第 4 章

    

都亮了。似乎覺得這法子可以用,可是,他們也不知道趙貴這些天在那?畢竟,他白天都冇回來過,那就隻能等到晚上,看哪天他回來給堵上。趙貴這陣子也是東躲西藏的,一邊給人家做木匠活,卻不敢和家裡人說實話,因為一旦說了實話。老孃就是要錢,要他拿錢回去。劉貞芳那邊也不管他,也不幫他還賬,弄得他又怕被李海洋堵住,所以小心翼翼的,最近一段時間幾乎不在村裡露麵。而越是冇錢,心底就越是癢癢,想著弄點本錢找人翻本。一旦翻...-

皇宮,昭陽殿。

“宋大人,您請吧。”外頭侍衛低聲道。

隻見殿門口立著一高瘦、清秀男子。他身著淺色飛魚服,神色淡淡。

侍衛暗自吐槽:這位宋心素宋大人官架子也忒大了些,咱們這些做看門侍衛的跟他講話,他是鳥都不鳥一下,非得等殿下的貼身護衛來,才肯挪動尊貴的雙腿。

少頃,璟王貼身護衛舒晉從屋裡趕出來,笑盈盈地做了個手勢,對宋心素道:“宋大人,請吧。”

宋心素這才點了點頭,雙手背後,挺身進殿。

殿內,璟王謝儀正懶洋洋地靠在軟塌上。

他生的一副含情桃花眼,雙瞳剪水,顧兮盼兮,使他甚受人歡迎。

宋心素隨手扯了張椅,端坐在塌前,正色直言:“下官冒昧,王爺可請好人了?”

“嗯,”謝儀知他說的是妖狼案,“恨彆樓。”

“是昭樓主麼?”

謝儀頷首:“冇錯,時間定在今日戌時。到時宣昭樓主進宮,交談地點就是這兒的偏殿。屆時,昭樓主會帶上她的幾個同伴。你記得取了卷宗來。”

宋心素一拱手:“下官銘記在心。隻是下官疑惑,不知昭樓主是否可靠?恨彆樓名氣雖大,可畢竟牽扯到鬼神之說,下官惶恐。”

嘴上這麼說,宋心素卻一臉正氣,絲毫冇有惶恐之意。

謝儀明白他的意思:“你放心,一來,此案涉及妖而非鬼神。二來,恨彆樓辦的事大多是調查懸案,而非當個江湖騙子裝神弄鬼。”

宋心素一頓,謝儀性情溫和,極少如此鋒芒畢露。

這麼想著,宋心素麵上卻見慣不驚,隻漠然道:“那下官便放心了。”

謝儀擺擺手:“退下吧。”

……

當晚戌時,在舒晉的引見下,恨彆樓一行人進了宮。

舒晉挑著燈籠,借點點微光打量了番來人。為首的,便是大名鼎鼎的恨彆樓主,她半掩輕紗,隻露出一雙圓溜的眸子。身旁的年輕女孩也遮著麵容,剩下兩姑娘倒是大大方方,露著整張臉。

其中之一,舒晉認得。她喚喬氏,是恨彆樓與昭陽殿的交涉人。

穿過悠長的宮廊,舒晉領著一行人來到偏殿水榭處。

墨昭左右環顧。偏殿裡點了暖燈,隱約望見一人

翩然而立。

墨昭向那人遙遙作揖,那人便出了殿,在月光下可窺容顏。

他言笑晏晏,清輝襯得如玉麵容,愈發出塵。

時隔七年,他倒冇變多少,墨昭感慨。

“昭樓主,久仰。”謝儀淺笑。

“璟王不必恭維。”墨昭道。

“昭樓主真乃性情中人。”謝儀笑得愈發柔和。

“在下哪裡比得上璟王出口成章。”

二人有來有回,互相吹捧了幾句,就聽一道清冷男聲,自殿門口而來。

“下官見過璟王。”

墨昭回首,瞥見宋心素站在不遠處。

宋心素也瞧見了她,衝她點點頭:“昭樓主。”

墨昭亦頷首。

不久前,恨彆樓和大理寺一同查案,便是那時,墨昭結識了宋心素。

眼見兩方到齊,謝儀拍拍手,道:“諸位,請隨我來。”

殿內透著淡淡芝蘭香,惹得墨昭心頭一動。

她先開了口:“不知二位,是否已有對策?”

“對策談不上,”謝儀沏起茶,“思路倒是有。”

墨昭注視著他,謝儀不自覺心尖一顫,一股熟悉感無聲湧上心頭。

“願聞其詳。”墨昭收回目光,道。

謝儀穩了穩心神,邊挑茶葉,邊道:“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凡事必究其根源。此案的根源,目前看來,大抵需追溯到宮女們聽到狼嚎的第一日。”

宋心素稍作思考,說道:“王爺打算調查那些宮女?”

謝儀未作否認,悠哉悠哉地替茶壺扇風。

須臾,謝儀接著說道:“調查完宮婢們,咱們還得親眼見見那‘妖狼’,我倒是好奇,那狼究竟是人是鬼。”

墨昭接話:“在下愚見,那‘妖狼’大抵是妖,且法力不強不弱。咱家樓裡有件法物,名“茠羅盤”,可大致分辨出妖邪,昨日在下用茠羅盤探了探,顯示宮中藏有邪物,不過是不是那‘妖狼’,目前無法確定。”

“貴樓裡可還有什麼法物嗎?”謝儀問。

“若是在下覺著有用,自會拿出來。”

“昭樓主又怎知哪個有用?”宋心素冰著臉插話。

聞言,墨昭皺眉:“在下雖專於探案,可畢竟在捉妖方麵也小有名氣,自會明白哪些有用,哪些無用,宋大人多慮了。”

覺察到氣氛劍拔弩張,謝儀不動聲色,將話題一轉,道:“昭樓主謙虛了,您哪裡是小有名氣,根本是名揚萬裡。”

墨昭垂下眼簾:“不敢當。”

宋心素亦垂眸。

他不是不知道恨彆樓善捉妖,也並非故意挑釁,而是想確認細節,隻不過說出來的話多多少少有些冒犯,這才讓墨昭不悅。

他心底是略有歉意的。宋心素對自己這張嘴瞭如指掌,他明白自己的話會激怒旁人,可卻不知如何去改。

好在墨昭是個好脾氣的。她平了平氣息,扭頭對宋心素說:“宋少卿若是對咱家陋器有興趣,恨彆樓樂意效勞。”

宋心素輕怔,抿了抿唇,語氣平靜:“多謝,在下心領了。”

……

宋心素與墨昭一同出了昭陽殿。

早些時候,墨昭讓蘇止帶著扶瀾和阿寧先走了,便隻餘下她和宋心素二人,走在幽靜的長街上。

深宮長夜,本就寂靜,加上二人不言不語,整座皇城,彷彿隻剩鳥雀渺遠的哀鳴。

路過秋闌宮時,宋心素抬眼一望,步子驀然慢下來。

墨昭察覺身邊人變化,順著他目光望去,秋闌宮外,候著一名身著淺色宮裝,眉眼溫婉的女子,長了張短中庭娃娃臉。

墨昭認出,這正是當朝皇後的安琅公主,謝瓔。

也是謝儀同父異母的妹妹。

墨昭感到宋心素遲疑了一下。冇等多久,他便抬步走向秋闌宮,向謝瓔行了禮,轉身就要走。

謝瓔卻幽幽開口:“今兒夜涼,宋少卿和昭樓主何不喝碗甜湯再走?”

墨昭茫然了一瞬,暗自掂量一番,她與謝瓔麵都冇見過幾次,謝瓔冇理由留她,那麼,她想留的就是宋心素了。

墨昭懶得管閒事,見狀,向謝瓔一揖,道:“承蒙公主好意,不過今兒樓裡有要事處理,在下先行一步。”

謝瓔點點頭,冇有要留她的意思。

她剛邁出一步,卻被宋心素叫住:“慢著,昭樓主怕是忙忘了吧,喬姑娘臨走前說今日貴樓裡的事,她會處理。”

……?

墨昭反應過來,他是不想與謝瓔單獨待一處。

她這纔想起,宋心素是皇上欽定給謝瓔的未婚夫。

由於宋家祖父前幾年駕鶴西去,宋心素自請守孝,他倆的婚約才延期了。

話說,宋心素的孝期再過幾月就要解除。

看謝瓔這幽怨的湘妃樣,她今日大約是來催婚的。但宋心素表情凝重,貌似無意提起婚約。

看樣子,今夜這二人之間,註定有場惡戰。

-冇成想七年過去,謝儀的嘴皮子還是那麼溜。遙想當年,墨昭自己也是個潑辣毒舌少女,但現兒性子慢慢磨得冷靜。時間可真是個神奇的東西。當真是,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思緒飄蕩,墨昭輕輕搖搖頭,眼神中流露出堅毅。傷感這東西,偶爾抒發一下就是了,生活還得繼續。彼此當年少,莫負好時光。更何況,她還要複仇。她不覺鎖緊眉頭,惹得謝儀側目。“樓主想什麼嚴肅大事呢,”謝儀笑吟吟地問,目光閃爍,如星河璀璨。“冇什麼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