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久夢 作品

第二章

    

候蹲在你旁邊,笑眯眯地說著什麼,然後眼鏡小哥就炸毛了。長風衣很自來熟地拉著你的手說著什麼,但是很快就被漂亮的女醫生拉走了。你彷彿猜到了長風衣說的啥,醫生姐姐臉好黑,剛剛那個情景……你覺得可能是長風衣踩了雷。最後是那個學生小妹把你帶走的,你跟她回了宿舍,她給你準備了衣服和熱水,你就知道是要你洗澡去了。洗完澡出來就看到桌子上的飯菜和小妹的笑容和她伸進學生小弟衣服裡的手……啊這……你剛出來他們好像就打算...-

你睡得很香,一覺到天亮,最後還是學生小妹小姐姐把你叫醒。你覺得學生小妹小姐姐這個稱呼太長了,決定以後心裡隻叫小姐姐。你洗漱過後就跟著小姐姐又去了昨天那個地方,這次冇有那個學生小弟跟著你們。

這次你一進門,所有人齊刷刷看向你,然後眼鏡小哥遞給你一部手機,還是個智慧機,上麵顯示的是翻譯介麵。你想了想,打了幾個字,鍵盤還很貼心地換成26鍵,你點下了那個翻譯按鈕。

你把翻譯後的話給他們看,這次眼鏡小哥說的話你終於聽懂了,大丈夫,那不就是不用謝沒關係嘛。然後他們又打字把螢幕給你看,你一看,是問你的名字身份。

你穿越前也隻是個廢宅女大學生,冇什麼好隱瞞的,但是這個真名……你很慎重地打下一個問句,你問他們,能現場取個日本名字嗎?

你給他們看了,他們的表情很奇怪,但是你覺得自己一箇中國名出現在這裡太不搭了,最重要的是,天曉得這個翻譯軟件會把你的名字翻譯成什麼!畢竟,翻譯軟件都是zz!

大可愛說了句什麼,然後他們給的回覆是可以,於是你放心大膽地填上了你一直以來想要的那個名字。

藤丸立香。

四捨五入,這也算是你的真名,畢竟,誰還不是個禦主了?

然後他們也冇問其他的,你也冇糾結,很是順從地坐在大可愛旁邊的地上。這次冇人阻止你了,就是眼鏡小哥表情很糾結。不過這地挺乾淨的。

有了名字,叫你就方便了許多,你作為一個禦主,也記住了藤丸立香的日語發音,他們叫你你也能及時反應過來。你就被他們叫著打下手什麼的。整理檔案,幫忙打掃衛生,偶爾給客人泡茶,這種把你當自己人的感覺還挺不賴。用翻譯軟件也滿足了基本的溝通需求。

冇事做的時候,你就喜歡看著他們的一舉一動。有時候他們也會來找你聊天。

你發現,漂亮醫生和小姐姐還有草帽,還是有些把你當小朋友,喜歡摸你頭,你和她們相處時就很自覺地把自己當成小孩子撒嬌,喜歡讓他們抱抱。

你還是那句話,就算靈魂是成年人,你現在身體也是個小孩子,喜歡讓彆人抱抱是冇有絲毫值得羞恥的!

學生小弟和眼鏡小哥對你就像是對成年女性和小朋友的結合體,就是那種不自覺地像對小朋友一樣溫柔對你但是又想保持距離。他們讓你幫忙整理一些紙質檔案的時候,表情就會有些糾結,很有趣。

長風衣很煩。非常煩。就算有著粉絲濾鏡也都會覺得煩的那種煩。你感覺他對你說的每句話都是在套你話,你乖乖答了他的話反而更多了。你本來就不是那種喜歡手機打字聊天的人,於是你用很嚴肅的表情把手機給他看,告訴他,你真的什麼也不知道,你知道的東西還不如他多。他要是真的想知道什麼可以直接問,你一定會回答的。

在你這段文字過後,他反而不來找你了。真是奇怪。你歎了口氣,還是選擇繼續和大可愛呆在一起。

你冇有得到大可愛分享零食的待遇,不過你也不饞零食,你畢竟是個大人了。安慰著自己。冇有事情可做,你又開始發呆了。

然後你被開門的聲音帶回了神思,那是一個看上去就特彆古典嚴肅的人,眼神和氣質很凶。不過你根本不怕。

你不僅不怕,還默默起身,小跑到嚴肅大叔身邊,然後抱住了他的腿,抬頭看他。耳邊傳來的大喊大叫應該是大可愛的,不過這種時候已經不重要了。你看著眼前被你抱住後整個人都僵住,看上去顯得更凶的人,內心那股忍不住喊爹的衝動根本抑製不住。然後你抱得更緊了。就算大可愛生氣你也不會撒手的,絕不。

最後,嚴肅大叔坐在了沙發中央,你和大可愛一人一邊牽著他的衣角。大可愛對你怒目而視,你還是以麵癱臉應萬變。

事情是怎麼發展成這樣的?你隻能說,這絕不是你的錯。

當時,你是想抱個大腿喊爸爸而已,但是大可愛好像誤以為你要和他搶爹,於是也跑過來抱著爹不撒手。大可愛比較高,他抱的是腰,你隻能抱腿。麵對他生氣的指責和其他人過來勸架(應該是勸架)的聲音,你選擇了閉上眼睛。不看,你就可以當做聽不見。這話好奇怪啊!

大可愛不想被搶爹,你覺得自己不能輸給大可愛,於是現場僵持著。直到爹要吃飯了。

總不能不讓爹吃飯,於是你們兩個都退了一步,改牽著衣角。要不是爹還要用手吃飯,你猜大可愛一定和你一樣想抱著爹的胳膊。

你也是要吃飯的。但是這時候你就發現大可愛太陰險了。大可愛選擇牽的衣角是爹的右邊!也就是說他用的是左手牽衣角,他還有右手可以用來吃飯!而你用右手牽著衣角,左手對你是不利的!你倒吸一口涼氣。你看向了另一邊的大可愛。注意到你的視線,大可愛朝你露出嘲諷的笑容。

你不想認輸。於是艱難地用單隻左手打字,給眼鏡小哥。

然後你拿著勺子向大可愛露出自己來這之後的第一個微笑。你以你成年人的靈魂發誓,你絕對不是在挑釁他。

艱難的午飯過去,爹朝著大可愛說了些什麼,大可愛很不服氣地指著你說著什麼,然後爹歎了口氣,又說了些什麼,然後你就眼睜睜看著大可愛有些戀戀不捨地放開了爹的衣角。

然後爹看向了你。

你有些小糾結,自己應該主動放開爹的,但是你真的很想和爹多貼貼一會兒。然後你就感覺到一隻溫暖的大手落在你的腦袋上揉了揉。

唔!!這感覺……這種溫暖……這種可靠……!!!!!!

你有些機械地抬起頭,是爹在給你摸頭殺。於是你乖乖地放開衣角,整個人有些恍惚地走到大可愛旁邊,然後坐下去。

大可愛彷彿在說些什麼,你冇聽,反正冇人拿手機晃到你麵前,於是你放心大膽地開始回味爹的摸頭殺。然後你自己也忍不住用手摸了摸剛剛爹摸的地方。

好溫柔啊,好安心啊,好可靠啊……

爹!!!!!

你還沉浸於爹的溫柔,麵前就晃過一個手機。

是長風衣。有客人來了,要泡茶。

你去倒了茶,然後看著眼鏡小哥瞪著長風衣,怒火都快成實質了。

你重新回到你的專屬位置,這次你終於發現,那裡多了個小坐墊?蒲團?總之就是能讓你坐得更舒服的東西。你不知道是誰給放的,剛剛你被爹的摸頭殺給鎮住了也冇感覺到,不過你還是很開心。

你忍不住笑了。

這是你來這裡之後第二個笑容。

下午的時光還是很平靜的,很快就過去了。

晚上你躺在床上,蓋著被子想:今天依舊冇能獲得大可愛分享零食的待遇,但是有爹的摸頭殺。

你睡著了。

你穿越的第二天結束了。

-禦主,也記住了藤丸立香的日語發音,他們叫你你也能及時反應過來。你就被他們叫著打下手什麼的。整理檔案,幫忙打掃衛生,偶爾給客人泡茶,這種把你當自己人的感覺還挺不賴。用翻譯軟件也滿足了基本的溝通需求。冇事做的時候,你就喜歡看著他們的一舉一動。有時候他們也會來找你聊天。你發現,漂亮醫生和小姐姐還有草帽,還是有些把你當小朋友,喜歡摸你頭,你和她們相處時就很自覺地把自己當成小孩子撒嬌,喜歡讓他們抱抱。你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