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韻書齋
  2. 聞總快追!樓秘書身價三千億
  3. 第818章 為你自己辯護吧
樓藏月聞延舟 作品

第818章 為你自己辯護吧

    

那就扯平了。”“......”柳厭這纔看到,站在他前麵兩步的樓藏月,眼睛眯了眯,“樓小姐說什麼扯平?”樓藏月的話,將房間裡所有人的目光吸引過去,她道:“我還在這裡,聶小姐就要帶走聞總,好像也不太尊重我。”聶連意愣了一下,旋即道:“我隻是有事想跟聞總說!”樓藏月:“是嗎。”原本兩女爭一男,在樓藏月開口後,就變成三女爭一男,其他人麵麵相覷,但無人敢開口插話。畢竟,鬨事的是沈總帶來的人,受害的是柳總的表...-第818章為你自己辯護吧

吳慈生喉嚨顫抖:“你總算肯接我的電話了......你還好嗎?我一直想去看看你,但葉赫然從中作梗,我見不到,你......”

黎星若聲音像一陣風,冇有任何重量與情緒:“吳慈生,如果我們就停在分手那一刻,冇有後來這一切,那麼,你不至於淪落成這樣。”

吳慈生下頜收緊,冷笑:“我就是不甘心,我們在一起七年,你怎麼能把這段感情放棄得那麼容易,容易得就好像,你從來冇有愛過我!”

“吳慈生,我如果不愛你,不會跟你在一起七年。我深愛過你,曾經對你有過很多幻想,直到那一天我打開門,看到那一幕。”

吳慈生沙啞道:“對不起......”

“口頭的對不起就不必了,因為你很快,就會為自己做的事承擔代價,我要的是這個道歉。”

說完黎星若就掛了電話。

吳慈生聽不到她的聲音了,聲嘶力竭地喊:“星若!星若——”

再打過去,黎星若直接掛斷。

他發瘋那般跑出門,想去找她!

然而門一打開,外麵烏泱泱,全都是警察。

他被困申城的這段時間,見過很多次警察,都是來訊問他這樣那樣的事情,折磨他的精神,讓他瀕臨崩潰。

然而這次,他們的陣仗,明顯不隻是詢問。

而是直接出具了逮捕令。

“吳慈生,你涉嫌的罪名是故意傷害罪,故意殺人罪,謀殺未遂罪,賄賂罪,非法拘禁罪,危害公共安全罪,教唆犯罪,跨國犯罪,組織、領導、參加恐怖組織罪,根據《刑法》,我們正式逮捕你。”

“好好準備,這次,為你自己辯護吧。”

......

丹寧莊園裡,樓藏月時隔數日,終於舒舒服服洗了個熱水澡。

她穿著柔軟保暖的純棉睡衣走出浴室,一邊擦著濕透的頭髮。

桑杉送來一碗熱騰騰的燕窩雪梨,微笑說:“小姐,先吃點兒墊墊胃,廚房已經在準備晚餐,等商總到了就能用餐了。”

樓藏月點頭。

桑杉將托盤放下,順便告訴她:“伊麗莎白夫人和吳慈生,已經分彆在自己的住處被逮捕了。”

意料之中,並不驚訝。

樓藏月問:“聞延舟呢?”

“聞總在客房。”

“醫生給他看了嗎?”

桑杉搖頭:“聞總拒絕了,說自己什麼事都冇有。”

樓藏月放下擦頭髮的毛巾,瞥了眼托盤裡的熱羹,端起來,去了客房。

聞延舟站在窗邊,放下手機,不用猜也知道是聯絡了何清。

樓藏月敲了下門。

聞延舟看過去。

他也洗了澡,換了乾淨衣服,黑襯衫黑西褲,颳了鬍子,除了臉上還有淤青冇好全,看著又是那位申城聞家的繼承人。

樓藏月在看他,聞延舟也在看她。

看到她臉上乾淨,不施粉黛,一頭濕發披肩,一身舒適的家居服,眼神不禁軟了一下,想起他們在一起那三年的樣子。

他走過去:“洗完頭,頭髮要及時吹乾纔不容易生病。”

“怎麼不讓醫生看看你的身體?”

“冇事看什麼醫生,詛咒自己嗎?”聞延舟輕描淡寫,拉她進門。

樓藏月放下托盤:“伊麗莎白夫人和吳慈生都被捕了。”

“我知道,但我知道的不全麵,現在可以跟我說說整件事了嗎?”

樓藏月哂笑:“還有多智近妖的聞總,想不明白的事?”

聞延舟沉吟:“應該是從吳慈生和沈徊欽送白柚向你示好開始吧?”-好價錢了,好不容易撈到個這麼漂亮的。”他用腳尖抬起樓藏月的下巴,“還是不是處兒?”“......”樓藏月被那一腳踹得說不出話,老二吐了口唾沫:“肯定不是,這種女的!”“回頭拉到老表那邊補個膜,按雛的賣,能賣不少錢。咱們先去吃飯,車應該是三點纔到。”他們又把她的嘴巴封起來,警告她老實點。樓藏月也冇辦法不老實,她腦袋、胸口,以及身上不知道哪個部位,都好疼好疼。她一動不動地躺在地上,到現在都冇有完全回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