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韻書齋
  2. 萬古邪尊柳無邪
  3. 第三千六百二十章 生靈塗炭
鐵馬飛橋 作品

第三千六百二十章 生靈塗炭

    

僅憑一個太乙宗,也翻不起大浪。現在要緊的事情,突破到窺天境,然後覆滅屠仙宮。這是他來拉莫星域最終目的。時間一天天過去。柳無邪彷彿人間蒸發了。屠仙宮派遣大批高手守在傳送陣,這都過去半個月了,柳無邪遲遲冇有現身。各大星球,也在爭相尋找柳無邪的下落。可以說是掘地三尺,始終冇有柳無邪任何線索。漸漸地!屠仙宮不得不接受這一切。半仙境神識可以覆蓋大半個拉莫星,奇怪的是,屠仙宮主神識掃過柳無邪這片的時候,直接被...-

異族的數量,雖不如人族,但他們的戰鬥力,要比人族恐怖太多了。

那些真神境隨便出手,就能滅掉大片人族。

天道堂損失慘重,大批的弟子,倒在了血泊之中,卻無一人後退。

前赴後繼,前麵的人倒下,後麵的人迅速補上,每個人視死如歸。

大戰一直持續,天穹裂變,日月無光,山河坍塌,湖海乾枯……

韓非子一人一劍,傲立蒼穹,同時麵對三名異族而不落敗。

“冇想到下三域,竟有如此人物,你殺我數名族人,準備受死吧。”

在韓非子對麵,站著一名龐大的暗黑族,氣勢滔天,周圍空間不斷地塌陷,場麵恐怖無比。

“邪魔異族,當誅!”

韓非子冇有多餘的廢話,手中長劍,淩空劈砍下去。

麵對韓非子的進攻,這名異族不退反進,一掌朝韓非子拍下。

“轟!”

狂暴的氣浪,將韓非子所有攻擊全部化解,身體承受不住,直接跌落到了遠處。

這名異族得勢不饒人,一個迸射,一腳朝韓非子的胸口踩去。

“哢嚓!”

韓非子體內傳來清脆的哢嚓聲,鮮血染紅了韓非子的胸口。

肋骨冒出,五臟六腑全部裸露在外,但韓非子硬是一聲冇吭。

“有點骨氣!”

異族加大了力道,韓非子胸前不斷地塌陷,鮮血如同泉水一般,不停的湧出。

“韓兄!”

於誌白,薑樂等人見狀,一個迸射,朝這名異族攻來。

“砰!”

異族隻是揮了揮手,強橫的氣浪,將他們幾個直接掀飛出去,身體狠狠的砸進了地麵上,生死不知。

“快放了韓大哥!”

小洛縱身一躍,閃開幾名異族,手中長劍朝異族後背斬下。

“不自量力!”

這名異族冇想到,這麼多人關心這名白衣男子,應該是人族某個重要人物。

“轟!”

小洛的身體,倒飛出去,被趕過來的葉淩寒接住,這才免遭一難。

控製韓非子的異族,抽回右腳,大手一抓,韓非子被他捏住了脖子,隻要用力,韓非子就會死去。

看著滿目瘡痍的韓非子,石娃仰天長嘯。

不論是仙界,還是下三域,韓大哥幫助他們太多了。

小芊祭出蒼天霸體,將周圍的異族清理掉,跟石娃一起,朝韓非子掠去。

“既然他對你們這麼重要,我還真有點捨不得殺他了。”

異族手掌突然用力,處於昏迷的韓非子,突然甦醒了過來。

“咳咳咳……”

鮮血順著韓非子的嘴角滑落。

“不要管我,你們想辦法突圍出去,切記,一定要想辦法聯絡到他。”

韓非子目眥欲裂,讓他們不要白白犧牲自己,儘可能突圍出去。

聽到韓非子口中的他,所有人心目中,情不自禁想到一個人。

一年多了,也不知道他在中三域是否立足。

“今天你們誰也休想活著逃出這裡,要怪就怪你們是天神殿的弟子。”

異族右手突然用力,韓非子脖子傳來哢哢的響聲,隨時都能斷氣。

任誰都看不出來了,這些異族主要攻擊目標,正是天神殿。

此刻虛空通道中!

一道人影正在急速穿梭。

橫穿兩大界域,是非常危險的事情,一旦不能被傳送到指定位置,會迷失在虛無的世界中。

“應該快要抵達下三域了。”

開辟出來的通道中,柳無邪聞到了下三域的氣息。

“好濃鬱的血腥之氣!”

劇烈的血腥之氣,順著通道湧入他的鼻腔,讓柳無邪渾身一震。

“下三域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何相隔這麼遠,都能聞到血腥之氣,這得死多少人。”

柳無邪有種不好的預感,頓時加快了速度,將滅神衣還有鯤鵬之翼施展出來。

此刻的鯤鵬之翼,張開之後,遮天蔽日,輕鬆撕開空間的阻力,輕輕拍打一下翅膀,就是萬裡之遙。

天空之上,突然傳來陣陣雷鳴之聲。

隨即!

天穹如同被人打碎,出現一座更為恐怖的黑洞。

跟異族開辟出來的黑洞不同,這座黑洞對下三域,冇有任何傷害。

異族開辟出來的通道,嚴重破壞了下三域的天地法則。

炸裂聲還在繼續,突如其來的一幕,讓許多異族還有人族,紛紛放下兵器,目光看向天空。

連抓住韓非子的那名異族也不例外,目光中透著狐疑之色。

突然之間!

一道人影,從巨大的黑洞中鑽出來,落在了下域上空。

柳無邪迅速穩住自己的身體,可能是受到天地法則的影響,自己的境界,竟然被壓製住了。

每個世界,都有自己的天地法則,天神境進入下三域,必然受到法則約束,將境界壓製在頂級真神境。

“發生什麼事情了,為何下三域變成這副模樣!”

望著一片瘡痍的下三域,柳無邪整個人怔在原地。

境界雖然被壓製住了,但他的元神之力,一直保持在神尊境。

神識迅速散播出去,頃刻間的功夫,整個下三域儘收眼底。

當看到天神殿的那一刻,一股狂暴的殺意,以柳無邪為中心,橫掃整個下三域。

“異族,你們好大的膽子,竟敢攻打我人族天域,今日我定讓你們有來無回。”

柳無邪不清楚異族為何攻入下三域,現在最要緊的是滅掉這些異族。

空間裂開一道縫隙,柳無邪隻用了半息左右,就抵達天神殿上空。

控製韓非子的這名異族,手掌突然用力,準備將韓非子捏死。

就在他用力的那一刻,身體居然不受控製,直接炸開。

“崩!”

抓住韓非子的異族化為一團碎肉,消失在天地之間,讓衝過來的石娃還有小芊,一臉疑惑。

包括遠處其他異族,也是一頭霧水。

抓住韓非子的那名異族,實力在眾多異族中,可是佼佼者,放眼整個下三域,能威脅到他的,屈指可數。

不知道什麼時候,空中又多了一個人,伸手接住滿身是傷的韓非子。

“韓兄,讓你受苦了!”

雙手抱住韓非子的身體,注入一道域神氣,拿出一枚丹藥灑在韓非子的身體上,隻見他體內的傷勢,正在以肉眼可見的方式修複。

“柳兄,我這是在做夢嗎?”

韓非子悠悠睜開雙眼,以為自己在做夢。

說完,韓非子自嘲的笑了笑:“我一定是太想念柳兄了,冇想到臨死之前,柳兄的容貌,還能出現在我麵前,希望下輩子,還能與他一起征戰沙場,討伐萬界!”

他們從仙界抵達下三域的時候,跟柳無邪隻團聚了短短一月時間,就很快分開。

這期間,他們還忙著重建天道堂,真正在一起的時間很少。

從凡界到星域,再到仙界,一直聚少離多。

“你冇做夢,我真的回來了!”

柳無邪眼眶有些濕潤。

他這輩子,認識太多的兄弟,結識了太多的朋友,論在他心目中的地位,當屬韓非子。

當年韓非子為了救他,開啟七星台,耗費自己的壽命,才為他找到回家的路。

“師父,是您嗎?”

石娃跟小芊同樣以為自己在做夢,站在柳無邪不遠處,輕聲呼喚道。

“是我!”

柳無邪側過腦袋,目光落在他們兩人身上。

一年多未見,石娃跟小芊,徹底成長起來,再也不是當年那個小屁孩了。

正在交戰的其他人族,紛紛駐足朝柳無邪這邊看過來。

當看到柳無邪的那一刻,所有人如遭雷擊。

“無邪,你終於回來了。”

顏玉手持長劍,渾身沾滿著鮮血,見到兒子回來了,淚水忍不住滑落。

“孩兒不孝,回來晚了,讓你們受苦了!”

柳無邪突然跪下,一臉的自責。

“傻孩子,你不該回來的!”

顏玉連忙上前,將兒子扶起來。

誰都知道,如今異族大舉進攻下三域,柳無邪這時候回來,豈不是自尋死路。

柳大山,徐義林,畢宮宇,藍餘,胡適他們紛紛上前。

“見過師父!”

畢宮宇,藍餘,胡適,小洛他們紛紛跪下。

小柔還有古玉,孫孝,小火,柳天,柳星他們站在一旁,每個人熱淚盈眶。

“大哥!”

鬆陵從遠處跑過來,狠狠的將大哥摟在懷裡,哭的稀裡嘩啦,生怕鬆開大哥就消失了。

“你還是跟以前一樣,遇到點事情,就哭哭啼啼的。”

柳無邪摸了摸鬆陵的大腦袋,一臉親切的說道。

“大哥,你回來的太好了,這些異族太欺負人了,這大半個月來,殺死了太多的人族。”

鬆陵鬆開大哥,指著那些異族喝道。

“接下來的事情交給我,你們快救治那些傷員。”

柳無邪點了點頭,讓大家趕緊救治那些受傷的弟子。

眾人知道,此刻不是交談的時機,紛紛回到戰場。

“嗖!”

柳無邪一個迸射,落在都天化麵前。

“大師兄!”

“柳師弟,你怎麼回來了?”

都天化渾身是血,不過這些都是敵人的鮮血。

“不止我回來了,殿主也回來了。”

柳無邪說完,打開太荒世界。

南宮堯姬走出來,外麵發生的一切,她已經看到了。

麵若寒霜,看到天神殿變成這番模樣,一股駭然的殺意,衝向蒼穹。

“見過殿主!”

火榮,還有蕭玨他們紛紛掠過來,拜見殿主。

“發生什麼事情了,這些異族是如何進入下三域的。”南宮堯姬目光看向都天化,一字一頓的問道。-信可以試試。”趙牧聲音冷漠,帶著一股強勁的殺氣,這讓馬武國更加不知所措了。他轉過頭看向鄭少華,恨得牙根癢癢。感覺對方就是把自己往火坑裡推。原本是打算收拾一下自己所有的東西,變現之後離開濱海市。可被對方簡單地說了幾句後,覺得自己又行了,可以拿捏住趙牧。這才讓他落得現在這般險境。“姓鄭的,你現在冇給我一分錢也不出力,就從這裡瞎逼逼,你倒是給我上啊!”馬武國憤怒至極,大聲地喊道“那裡有一把刀,你撿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