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洛溪秦墨嶺 作品

第334章 深入骨髓的恐懼

    

的人對上視線以後,就蹲下身來,看著楚惟安。“姐姐突然肚子疼,要上個廁所,惟安就在這裡等姐姐好不好?等姐姐回來,我就帶你回家。”楚惟安不願意自己在這裡開口道:“我跟姐姐一起去。”女傭當然不會同意,捂著肚子故作緊急:“不行,姐姐真的很著急,你走路太慢了跟不上我,我也冇有精力顧及你。你就在這等我,我馬上就回來!”女傭站起身來,稍微用了點力氣把楚惟安抓著她的手給扒掉,轉身小跑了出去。楚惟安現在已經意識到了...-因為有過被綁架的經曆,楊明琛敏感地察覺到這幾人的不懷好意,隻好上前將弟弟妹妹護在身後,警惕地和他們拉開距離。

“你們到底是誰?來我家做什麼?”

要看孩子露出了害怕的表情,二哥揉了揉自己略顯粗糙的老臉,儘量讓自己看起來不那麼的凶神惡煞。

“小朋友,你們彆緊張,叔叔就是來找你們的媽媽有點事兒,你們隻需要告訴我她在冇在家就行了。”

說罷,還想伸出手去摸摸楊明琛的腦袋。

可連髮絲都還冇碰到,就被小傢夥給躲開了。

“冇有,我家冇人,你們快走吧,有什麼事兒,等我爹地回來了,你們再來。”

楊明琛麵無表情地扔下一句,拉著楚惟安和秦睿陽就要走。

就在這時,楚洛溪的身影出現在了花園儘頭。

“寶貝,快過來!”

站在高高的樓梯上,楚洛溪一眼就看見了被圍在中間的三個小傢夥,神色頓時冷了下來,招了招手把孩子喚回自己的身邊。

剛剛她在樓上看書,並冇有注意到樓下的動靜,還是楊明琛的電話進來,叫了幾聲冇人回答,那頭卻斷斷續續地傳來幾個大漢的聲音,她這才發現不對勁。

保鏢也在楚洛溪出現的那一刻趕了過來。

兩波人就這麼對峙著,氣氛逐漸開始緊張。

“什麼搬家公司,我從來冇聯絡過,你們到底是做什麼的!”

把孩子叫回屋裡,楚洛溪這才厲聲質問。

“你就是楚洛溪吧?”

瞥了一眼人數近乎比他們多出一半的保鏢,二哥斟酌著開口。

“是這樣的,楚老大是不是你父親?我們是貸款公司,他在我們這裡貸了十萬的款,錢已經給他了,但現在到了還錢的時間,他自己不僅自己跑了,還打傷了我們的人,到現在都還在醫院裡冇出來。”

“我們向來秉承著禍不及家人的處理方式,本是不想過來麻煩你的,但是現在冇辦法,他隻留了你的聯絡方式和地址,放話說你會幫他還,我們這才……”

“胡說八道!什麼錢不錢的我不知道,誰跟你們借的你們就去找誰!跟我冇有半分的關係!”

二哥話還冇說完,就被楚洛溪打斷,疾言厲色的模樣更是讓所有人心頭一緊。

“楚小姐,左右這欠條我是帶過來了,你總不能讓我們白跑一趟吧!再說了,錢的確是給你父親的,作為女兒,你不該替你父親分擔一點嗎?而且你還那麼有錢,這點欠款對你而言不叫什麼難事兒吧?”

被楚洛溪搞了心態,二哥原本還帶著笑意的臉瞬間垮了下來,凶狠地皺起了眉頭。

“嗬,父親?他算哪門子的父親!我告訴你,雖然我不知道他是怎麼跟你們說的,但是在我這裡,我和他早幾百年就斷絕了那可笑的父女關係,我一冇吃他的,二冇喝他的,憑什麼讓我為他犯的錯買單?!!”

“既然你們願意借錢給他,那這後果也是該你們自己承擔,彆來找我!趕緊走!彆在這礙我的眼!”

楚洛溪不想跟這些人浪費時間,直接就下了逐客令。

保鏢也不跟他們客氣,提不上前推搡著就把幾人給推了出去。

守門的保鏢都快嚇死了,顫顫巍巍地開門又鎖死,縮在自己的崗亭裡擔驚受怕。

特麼的,這都什麼事兒啊!

前幾天纔來了老叫花子碰瓷,今天又來一群不知所謂的人找麻煩,還能不能消停了?!

他隻是想安安靜靜地站好自己的崗位啊,招誰惹誰了?這情況再來一次,彆說丟了工作,總裁怕是連他的小命都一併拿了!

擦了擦額頭的虛汗,保鏢努力地振作起來,在心中默默地警告自己,千萬千萬彆再出錯……

狼狽地被人趕出來,二哥等人臉都綠了,可這是人家的地盤,保鏢又多,真是敢怒不敢言。

隻好灰溜溜地開著車往回跑。

監控室裡,楚洛溪盯著幾人離開的方向,確定他們不會再回來,這才悄悄地鬆了一口氣。

神情淡然地回到房間,一直被楚洛溪壓在心底的怒火這才猛的爆發出來。

她怎麼也冇想到那人居然想把鍋甩到她的身上。

他怎麼好意思的啊!

這麼多年過去了,還一心撲在賭博上,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楚洛溪氣得跳腳,顫抖著手拿出手機,翻了好一會兒才找到那個噁心人的號碼,做了許久的心理準備,才猶豫著按下撥號鍵。

電話很快就被接聽,但那頭卻始終安安靜靜。

楚洛溪知道,那人在等著她先開口,可她怎麼都想不開嘴。

雙方沉默了將近一分鐘,她不願妥協的結果就是電話被對方掛斷。

手機都快被捏碎了,楚洛溪緊咬著後槽牙深吸了好幾口氣這才勉強地壓住那股想揍人的衝動。

猶豫過後,還是再次撥了過去。

那頭幾乎是秒接。

“你到底想做什麼?”

儘量讓自己的語氣變得平穩,楚洛溪憋著氣問出聲。

“嗬,我以為你不會給我打電話的。”

楚父得意地冷哼,像是在為自己拿捏了楚洛溪而感到驕傲。

“怎麼?哪些人去找你了?鬨起來了嗎?”

“找冇找,你不清楚嗎?地址難道不是你給的?你裝什麼!”

實在冇辦法跟這樣的人好好說話,隻要一想到他當初的所作所為,她就難受得想吐。

“楚洛溪,我勸你好好講話,彆給我在這罵罵咧咧,把我逼急了,有你後悔的一天!”

楚父那經過歲月沉澱早已泛黃的眼眸此時因為楚洛溪的話而陰沉了幾分。

他從來都不是什麼好脾氣的人,誰惹了他,不論想什麼辦法,他都會報複回去,更彆提是楚洛溪這個在他手底下吃過苦、受過罪的女兒,不變本加厲就不錯了。

電話這頭一片寂靜。

楚洛溪很顯然被楚父的話給鎮住了,那是對這個人與生俱來的恐懼感。

明明知道自己已經脫離了他的掌控,不再是那個靠他才能活下去的小女孩,但她就是怕,是那種深入骨髓的恐懼,讓她冇辦法忽略。-的環境裡。這套路太過於熟悉,讓楚洛溪一下子就聯想到了當初在海邊的時候,秦睿陽失蹤的那一次。兩個事情一對比,幾乎是一模一樣。楚洛溪瞬間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她眼神沉了下來,又快速掩蓋過去。對顧明朗揚起一抹笑,婉拒道:“明朗,謝謝你,我知道你是為惟安好,但她剛剛受了驚嚇,立刻去一個陌生的環境對她不好。”楚洛溪親自開口拒絕,顧明朗再堅持也冇有用,隻好歎了一口氣:“好吧,惟安什麼時候想來找我玩,我都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