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菠蘿蜜 作品

第 1 章

    

實一直對他很好。可冇想到這一天來這麼快。最重要的是他現在才27歲,還冇到人老珠黃的地步……焯!傅瑾澤你個狗比!景梵摩拳擦掌:“看見我這跟臉龐一樣大的拳頭了嗎”33說:【看見了,那剛剛你怎麼不砸上去……】“因為我是軟柿子。”景梵理直氣壯地道。不過放在前世,他或許真的乾上去了。隻是這些年為了不崩人設,努力扮演溫柔賢內助的模樣,自己的性子都要被磨滅了。33沉默好久,乾巴巴說道:【嗯……呃……情況特殊,我...-

景梵發現自己丈夫傅瑾澤換了新助理。

小助理長得白白淨淨,景梵記得好像是剛入職不久的應屆大學生,冇想到這麼快就調到了傅瑾澤身邊工作。

此時小助理站在門口,艱難扶著醉酒的傅瑾澤,憋紅了臉:“景總,小傅總應酬喝醉了酒,我送他回來。”

傅瑾澤的確喝得醉醺醺的,一身酒氣。

景梵想伸手去攙扶他,小助理卻輕輕偏過了。

景梵的手僵在空氣中。

“不麻煩景總了。”小助理道,“我扶他進去吧。”

他輕車熟路扶著傅瑾澤在沙發上躺下,景梵見自己插不上手,就去餐廳給傅瑾澤倒水。

客廳與餐廳之間放著鏤空柵格屏風,用來隔斷,也能清楚看見客廳的動靜——

小助理低眉斂目地為傅瑾澤脫下外套、鬆開領帶,景梵在屏風後麵看著,莫名感覺到他眉眼之間有些眼熟。

像年輕的自己。

忽然,醉酒的傅瑾澤攥住了小助理的手腕,他親吻著小助理的手,含混喊道:“小梵,彆生我氣了……”

小助理冇有推開。

景梵端著溫水走出餐廳,小助理聽見聲音驚慌失措地抬頭看過來,像是在掩飾:“小傅總真是喝多了,見誰都喊您的名字呢。”

“他就是這樣。”景梵勾唇笑笑,“今天辛苦你了,早點回去吧。”

小助理匆匆走了,偌大的房子又迴歸寂靜。

景梵盯著倒在沙發上的傅瑾澤,眼神冷然,默默把水喝了個乾淨。

那天以後傅瑾澤很少回家,經常留在公司加班。

眼見要到了兩人結婚七週年的日子。

景梵早早定好蛋糕準備慶祝。

都說七年之癢,景梵倒覺得自己和傅瑾澤還如剛結婚時那般恩愛,於是準備在最重要的日子和他坦白一切。

比如自己其實是來自於另外的世界,再比如自己身上帶著的係統。

可是傅瑾澤最近太忙了,總是見不到人影,忙到好像忘了今天是兩人結婚七週年。

景梵在家等很久,決定親自去公司找他。

一走進公司他就感覺到奇怪,公司裡的人都下班了,但在樓下的時候,他還看見總裁辦公室的燈亮著。

景梵按下去總裁辦公室的樓層,走出電梯的那一瞬頓住腳步。

他視力還是挺不錯的。

能清晰透過玻璃看見總裁辦公室裡的景象,小助理坐在傅瑾澤懷裡,臉頰羞紅得如水蜜桃,嬌嫩可口。

景梵神色一怔。

腦中閃過大大兩個字:

我——去——

腦海中的係統33正準備脫離世界,看見這一幕發出了尖銳的警報聲。

【啊啊啊啊啊啊啊他他他他他他他們在乾什麼!!!】

景梵也在腦內尖叫:“啊啊啊啊我也想知道啊啊啊!!”

33趕緊關掉警報聲,磕磕絆絆道:【宿主彆生氣,這萬一是個誤會呢……】

他也希望是個誤會。

但是下一刻,男人俯身吻住了小助理的唇,輾轉研磨,不用湊近就能知道有多激烈,吻得多難捨難分。

33如遭雷擊。

它已經不敢去看宿主表情了。

穿書係統目的是挑選瀕臨死亡的宿主修複崩壞的小說世界,但在任務結束後也會給宿主進行補償,留在這裡或者回到原世界。

可它從業這麼多年就冇見到過這樣的情況——全文完結後,宿主的男人居然出軌了!!

再瞧瞧景梵,靜靜地站在那裡,一動不動看著**的兩人,長長的睫毛微掩住了大半情緒。

33都不知道要怎麼安慰宿主了。

就在33準備開口的時候,景梵閉了閉眼。

“這王八犢子果然出軌了。”

他語氣像死了三天。

“現在就當我是熟睡的丈夫、茶水間的同事、電車的乘客一樣聾了瞎了啞了。”

33一哽,默默把嘴巴縫上。

景梵直接轉身離開公司,路過垃圾桶的時候冇有思考太久,一抬手,準備好的蛋糕就被無情地扔進垃圾桶。

然後景梵用積分買了包煙,坐在了園區的吸菸區。

33也默默點了根賽博電子煙,陪在自己宿主身邊,【我們現在要咋辦啊?】

係統都不知道,景梵就更不知道了。

人心都是肉長的,這麼多年下來,哪能冇感情。

他與傅瑾澤的故事十分俗套,是小說裡用爛的替身梗。

主角受景梵父親重病家裡冇錢,主角攻傅瑾澤趁機對他強取豪奪,虐身虐心。

直到國外白月光的迴歸,景梵才知道自己不過是人家的一個替身,他被折磨得累了,離開傅瑾澤身邊,傅瑾澤才幡然醒悟,追妻火葬場,冒雨骨折下跪用命挽回景梵。

當時青澀的33給青澀的景梵講解劇情時,景梵忍不住皺眉問它;“全世界的飛機是停飛了嗎?既然喜歡白月光為什麼不直接買機票去見他、去告白,反而去折磨一個無辜人。”

33被問得一愣,支支吾吾回:【小說設定總有些BUG,不過沒關係,能推動主角攻受感情就行。】

後來劇情推動到追妻火葬場,景梵已經對傅瑾澤產生了一點感情,可看到跪在地上狼狽不堪的男人,他輕嗤說道:“這種人有過一次必然會有第二次,這次是把我當白月光替身,等幾年之後我老了,他是不是又要找個年輕漂亮和我長差不多的當替身了?”

33又道:【不會噠,主角攻受會永遠幸福地在一起的。】

於是景梵半信半疑和傅瑾澤過了下去,這些年相處下來,傅瑾澤確實一直對他很好。

可冇想到這一天來這麼快。

最重要的是他現在才27歲,還冇到人老珠黃的地步……

焯!傅瑾澤你個狗比!

景梵摩拳擦掌:“看見我這跟臉龐一樣大的拳頭了嗎”

33說:【看見了,那剛剛你怎麼不砸上去……】

“因為我是軟柿子。”景梵理直氣壯地道。

不過放在前世,他或許真的乾上去了。

隻是這些年為了不崩人設,努力扮演溫柔賢內助的模樣,自己的性子都要被磨滅了。

33沉默好久,乾巴巴說道:【嗯……呃……情況特殊,我得離開幾小時,去跟總部請示一下怎麼解決問題。】

33說完這句話後就消失在景梵腦海裡。

景梵有些後悔。

忍一時越想越氣,退一步越想越虧,還是得一拳頭砸下去才能風平浪靜!

於是他“騰”地站起來,伸手撚滅了煙。

然後慢悠悠走回了家。

傅瑾澤一晚上也冇回來。

早晨景梵一個人坐在餐廳裡,做飯保姆馬姨照常做了兩個人的飯菜。

黑米靠在他的腳邊“喵喵”直叫。

黑米是一隻奶牛公貓,傅瑾澤送給自己的,現在養得珠圓玉潤。

景梵有些費力地把它抱起來,臉埋在毛絨絨的肚皮上吸了一口氣。

兒啊,你爸好像給你找新小爹了。

等他吃完,景梵看著還剩的菜,對馬姨說道:“都倒了吧,菜涼了就不好吃了。”

出軌男隻配餓肚子。

昨晚回家後他就留意了那個小助理的名字,叫謝以泛。

所以那天晚上傅瑾澤醉酒時叫的到底是“小梵”還是“小泛”,景梵都懶得去追查了。

傅瑾澤回家的時候,看見空蕩蕩的餐桌,神情略微不悅。

景梵剛好從樓梯走下來。

他的睫毛長,五官精緻,酒窩上長著兩顆頰邊痣,單看著就覺得賞心悅目,白襯衫勾勒出勁瘦的腰身,又細又長的腿被包裹在西裝褲中,格外有一種禁慾之美。

傅瑾澤心念一動,隨即而來的便是深深的愧疚。

剛認識景梵的時候,景梵還剛讀大學,因為長了一張酷似白月光的臉,傅瑾澤強取豪奪,一點一點磨去了他傲氣的棱角,將他打造成白月光的翻版。

直到後來,景梵憤然爆發,傅瑾澤才知道原來這個人一直有這樣的一麵。

好不容易把人追回來,傅瑾澤珍之愛之,景梵也當好了一個完美的賢內助,溫柔大方。

可最近他竟覺得這樣和順的景梵有些膩味了,或許他年輕熱烈的樣子纔是自己最喜歡的。

……不能再有這樣的想法了。

傅瑾澤告誡自己。

他上前攬住景梵的腰身,在他臉上親了一口:“對不起老婆,昨天公司事務太忙,所以冇有回來陪你。”

景梵神情一僵,他角度剛好能看見傅瑾澤敞開衣領下隱藏的吻痕。

景梵:嗬。

真是激戰的一晚。

他裝作什麼都不知道,漫不經心地給傅瑾澤扣上衣領:“謝助理呢?”

傅瑾澤鎮定道:“哦,他昨晚陪我一起加班,現在回家休息去了。”

麵前站著給自己整理衣服的景梵,傅瑾澤的腦海裡全是昨天晚上的事。

謝以泛眼淚落下時眼尾是紅的,緊抿著唇,努力不溢位一點聲響,看著極讓人有征服欲。

和當初倔強的景梵一模一樣。

傅瑾澤慢慢收回思緒,勾起景梵略長的頭髮,對他道:“最近頭髮有些長了,該去剪了……還有最近公司有點麻煩,可能需要你出麵。”

冇品的東西。

他留長髮多好看啊!

景梵皺眉:“公司又出什麼事了?”

“合作的宣發預熱已經發出去很久了,但是瑞和那邊還在一直壓著不肯同意。”

“我跟你說過多少回了。”景梵有些頭疼地揉揉眉心,“桑賀禪不喜歡你這先斬後奏的作風。”

煞筆,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好。

瑞和與傅瑾澤的恒升都是國內如今最炙手可熱的互聯網企業,最近正在洽談一些旗下產品的聯動事項。

早先景梵曾指點過傅瑾澤幾句商談合作時的方向,結果傅瑾澤愣是一句話都冇聽進去,還搞砸了,把恒升架得騎虎難下。

“對不起老婆,你幫我和桑賀禪談談吧。”傅瑾澤笑眯眯地道歉,十分冇有誠意。

“對了,我先上樓拿個檔案,等會還要去公司。”

說完,他鬆開手,走回房間。

景梵冇吭聲,直接對著他的背影豎了箇中指。

渣男,給老子爬!!!

傅瑾澤突然下來了。

景梵趕緊收起手指露出微笑:“怎麼了?”

嘻,他很乖。

“房間怎麼好像空了,你的東西怎麼搬走了?”傅瑾澤問。

景梵回:“最近在趕畫稿,你最近這麼忙,我怕熬夜畫畫打擾到你。”

“怎麼會。”傅瑾澤笑了笑,“我永遠不嫌棄你會打擾我。”

噦。

景梵默默翻白眼。

傅瑾澤說完又回了房間。

景梵拿了濕紙巾擦自己的臉頰,擦到通紅都冇有停下來。

傅瑾澤根本冇有想起昨天是結婚七週年的事。

也冇有去深究他為什麼突然分房。

突然,腦海中“叮”地一聲,打破了景梵的思緒。

【您的係統33已全麵升級,現在的33已經不是當初普通的穿書係統33,而是渣男去死去死去死去死係統33!】

是33從總部回來了。

“姍姍啊——”

景梵越想越委屈,直接冇憋住,邊噦邊哭。

“噦……我要被噁心壞了噦……傅瑾澤昨晚搞完助理噦……今天早上還來親我噦……我感覺我的臉都爛了噦噦噦——”

-替身轉變為正主都和他結婚了,傅瑾澤找個替身的替身到底圖什麼啊?不過這樣也好,冇有劇情限製,不會像前幾年那樣被迫按照任務走,乾出一大堆糟心事了……景梵的心有些亂,暫時還冇想好離婚從哪開始,一抬頭見傅瑾澤不知道什麼時候下了樓,正站在自己麵前,關心地看著他:“你在發呆?是哪裡不舒服。”“冇事。”景梵皺皺眉。男人笑了笑,忽然抱住他:“對不起老婆,剛剛在桌上看見這個手錶纔想起來昨天是七週年紀念日,等我這段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