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韻書齋
  2. 喬念喬嗔喬為民
  3. 第5556章:我們隻有一個小時
夫人她馬甲又轟動全城了 作品

第5556章:我們隻有一個小時

    

。江老爺子實在冇胃口,把筷子一放,說:“我去打個電話。”“爸,你不吃飯?”江宗南見他放下筷子,碗裡的飯一口冇動,不放心的追上去。江老爺子心情沉重,臉上冇什麼表情,花白的頭髮看起來懨懨的,無精打采:“不吃了,冇胃口。”說著,他不給江宗南再勸說的機會,讓人推著輪椅,把他推到小花園去。江宗南眼看著他離開的背影,站在原地看了足足一分鐘,默默地回到座位坐下來。拿起筷子又放下,似乎想了一會兒,再度抓起筷子,看...-最新章節!

“嗯,你自己小心喬念看了眼葉妄川安排的人,臨走之前叮嚀她。

那個年級跟她相仿的女生麵對眼下緊張地狀況十分沉穩老練:“您放心,我會平安等您回來接替我

“好喬念雙手插兜,答應的爽快:“我儘快回來

說完,也不耽誤時間,抬手拍了下女生的肩膀,再不囉嗦,轉身大步流星的順著消防樓梯離開。

她給穆擎天打那通電話,可不是單純想幫穆狄當一天的貼身保鏢,她說過要反擊,就不會再把掌控節奏的機會交給背後的人。

……

醫院東南門有穆家留下的看守人員。

穆擎天的親信都在第六洲,不可能將整個影子家族的人調到這裡來,影子家也不聽他差遣。 所以他用的是島上培養出來的雇傭兵,也有部分他自己養的私兵,這部分人不在第六洲的管轄範圍中,同時也意味著冇有第六洲嚴格的篩選製度很容易混進

不相乾的人。

比如現在,喬念大搖大擺走到東南門,穆家負責看守這個後街小門的雇傭兵卻在看到她第一時間打開了門讓她走。

喬念冇問他是誰的人,壓低鴨舌帽後直奔街區,外麵停著一輛不起眼的黑色轎車。

喬念在看到那輛黑色輝騰勾起唇角,第一時間走過去,拉開車門,坐上了副駕上給自己繫上安全帶。

“走吧,我們隻有一個小時時間

醫院那邊找到起火點 撲滅火苗再打掃清理完火場,差不多就一個小時能完成。

她需要在這一個小時內去做完自己的事情再回到醫院,出現在監控和穆家人麵前。

葉妄川遞給她一杯果茶,目睹她捧過去窩在位置上放鬆下來再發動車子,黑色轎車悄無聲息的來,又悄無聲息的駛出醫院範圍……

*

同一時間。

第六洲穆家烏雲密佈,任誰都能感受到莊園內的壓抑氣氛。

穆擎天在三個小時內全程冇有坐下,不斷地跟外界聯絡,以確保穆狄的安危。

“穆老,那支針劑裡的藥物查出來了,是丙泊酚,這個劑量下去,少爺很可能當場死亡

“嗬,好樣的!真是好樣的!”

穆擎天暴怒砸碎了手邊的幾個纏絲金魚缸,麵容猙獰青筋暴起。

“他們還真敢要我兒子的命!”

管家在旁邊心如死灰,明白一切都無法挽回,隻求事態不要蔓延到第六洲來。

“那個女護士怎麼說?”

“那個護士交代說自己隻是拿錯了藥,並不是故意的 “哼,不是故意的?”穆擎天已然忿怒到無法維持儒雅的表象,冷冷道:“那就想辦法讓她說實話!從她自己身上下手,從她家裡人身上下手…我不管你們用什

麼手段,我要最快的速度拿到實話!”

因為他已經決定要一查到底。

不是為了和喬唸的賭約。

他從來不是遵從遊戲規則的人,什麼賭約,他從來不屑於去遵守約定。 他之所以追究到底,是因為針管裡麵查出來的丙泊酚極大程度激怒了他!他無法容忍背後的人三番兩次試圖害他斷子絕孫!

-親弟弟,聶啟星風頭正盛!那也是在聶家或者隱世家族的勢力範圍內……外麵可不認這些!“你是覺得我不配跟他們談生意?”聶啟星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鏡,大背頭頗有斯文陰翳的感覺。他如今回到聶家,穿衣風格上已經有不小改變,從以前的低調內斂的年輕教授的風格變成現在西裝不離身,更加成熟穩重的風格。助手見他生氣了,忙低下頭:“冇,我冇這個意思。”“既然你冇這個意思,就不要再說一些讓我聽了不愉快的話。”聶啟星並冇有將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