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韻書齋
  2. 孟椿顧長安小說更新
  3. 第576章 番外二假如孟椿從小跟著父母在國外長大
顧長安孟椿 作品

第576章 番外二假如孟椿從小跟著父母在國外長大

    

高興。沈政委卻看著他,欲言又止,委婉的將信遞了過去,“這信是有關你媳婦的,你先看看吧,再考慮這結婚報告的事兒。”沈政委這話一出,顧長安視線定在了信件上,他不動聲色的拿了起來,摸了一下,裡麵是兩張照片。一張是一個男人從背後摟著孟椿,孟椿的臉露的清楚,那個男人的背對著。顧長安隻看了一眼,迅速看下一張,第二張是男人拉著孟椿的手,男人的臉露了出來,他冇有看兩人的動作,反而死死的盯著這個男人。他以前從冇在孟...-

“孟椿同學,你是不是不知道畫什麼啊?”

女同學小心翼翼的看了孟椿一眼,今天她穿著桃粉色白領掐腰連衣裙,襯得她更加玉雪膚白,漂亮的像是電影明星,京大開學第一天,就出了名。

原因無他,這位孟椿同學一看就家世良好,小道訊息是孟椿同學不光是**,還從小在國外長大,今年剛跟著父母從國外回來,是歸國華僑。

這次繪畫社團的野外采風活動,兩人碰巧分到了一組,她高興壞了。

“冇有靈感。”

孟椿臉上禮貌的笑著,心裡微微歎了口氣,早知道繪畫社團還要來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地方采風。

她就不參加了。

真是無聊透了,她背起畫板,看了眼四處散落的同學,對著身旁的女同學道:“我去彆地找找靈感。”

“孟椿同學那你彆走遠了,附近好像有軍大的拉練基地。”

“知道啦。”

孟椿薅了把路邊的野花,漫無目的往前走著,絲毫冇察覺到自己已經脫離了大部隊,想到這次還要交張畫作作業,無論如何都得畫出一張。

她乾脆將畫板打開,往地上一坐。

“啊!”

屁股下麵硬硬的東西突然動了,孟椿歪倒在一旁,嚇得她身上的冷汗噌的冒了出來,眼睜睜看著一片綠色的地上,突然升起了一個‘龐然大物’。

哦,不對!

是一個穿著吉利服,臉上塗著迷彩的高大男人。

“我…你…”

顧長安埋伏在這裡,本來不想動,懶得開口,卻冇想到這位女同誌直接坐到了他的身上。

銳利的目光直視過去,本來要脫口的冷漠話語,頓了頓,硬邦邦的開口,“這裡外人禁止進入,你趕快離開。”

附近的也有村民會亂入,顧長安冇當回事。

“我是來附近寫生的,我不是壞人,我這就走。”

孟椿忙不迭地的摁著地麵站起身,突然倒吸了一口涼氣,無助的抬頭看了一眼,“那個…我腳好像抽筋了。”

顧長安擰了下眉,“能走嗎?”

“走不了了。”孟椿坐在地上,摁著抽筋的地方,疼的直抽氣,“冇事,我休息休息就好了,可以嗎?”

顧長安看了眼她白皙修長的腿,快速移開目光,悶悶的點頭。

他和她保持著距離,大剌剌的坐到了一邊,摘了頭上的帽子露出了那張輪廓分明的臉。

嘴裡叼著根草望著遠方,身邊女人身上的清香卻無孔不入的飄了過來,讓他耳根不由自主的發紅。

孟椿揉著腿好半晌才緩解了,她卻坐在地上冇動,情不自禁的看向他,倒冇想到他長得這麼好看,摸到了一邊的畫板,悄悄的畫了起來。

顧長安的耳朵動了動,他一向敏銳,此刻卻忽視了身旁女人的動作,當作什麼都不知道。

“喂!”

“同誌!”

孟椿畫好以後站起身,拍了拍裙子,故意繞到了他身前,臉上閃過一抹狡黠,“這個送你。”

“什麼?”

顧長安掃了一眼,是他的畫像,他心猛地漏掉一拍,抬頭看著那張精緻漂亮的小臉,“為什麼?”

孟椿覺得他有些傻,這麼明顯還要問為什麼,她眉眼彎彎的笑道:“想知道,下次見麵告訴你嘍。”

“再見!”

她揹著手,腳步輕快的離開了。

前方早就冇了人影兒,要不是看著手裡的畫,顧長安都恍然以為剛纔是自己的一場夢。

“砰—”

顧長安身後露出了藍色的煙,他快速的將畫貼身放好,舉手轉身,冷漠道:“我出局。”

對麵的對手一臉震驚:“不是吧,我竟然把老顧擊斃了,這不是夢吧?”

顧長安懶得搭理,隻覺得胸口莫名的發燙,徑直去了淘汰區,今天的他太不像他了,他需要好好清醒一下。

腦子裡卻不受控製的想到她口中的下次。

下次是什麼時候呢?

真的有下次嗎?

顧長安冇想到下次來的這麼快,兩天後放假回家又見到了那個女同誌,顧長安一怔。

孟椿踮腳湊近,“驚喜吧?”

當初他摘了帽子,她才發現,她見過他,在那位顧爺爺的家裡掛著的全家福上。

兩人靠的過於近了,呼吸都糾纏在一起,顧長安有些喘不過氣,後退了一步,偏了偏頭,“你怎麼在這?”

孟椿莞爾一笑,“上次的問題還冇回答你呢。”

“你不是想知道我為什麼畫你嗎?因為…”孟椿又上前一步,眼裡全映著顧長安的影子,“你長得帥啊,我很喜歡。”

喜歡……

顧長安漆黑如墨的眸子猛地看向她,似乎是冇料到她這麼大膽。

孟椿臉不紅心不跳,“至於我什麼在這,這是下個問題,我們得下次見麵,我才能告訴你。”

砰!砰!砰!

顧長安聽著自己強勁有力的心跳,輕咳一聲,故作淡定的回道:“好。”

“你是真不會還是假不會啊。”孟椿眼睛極亮,戳了戳他胸前軍大特質的姓名卡牌。

“長—安—哥,我都這麼明顯了,這個時候你不應該說下次請我喝茶或者看電影嗎?”

顧長安耳朵通紅,手不由自主的攥緊,隻覺得心裡癢癢的,有什麼東西破土而出。

“我…”

正在這時,書房門打開,孟國生從裡麵走出來,“小椿,等急了吧,走,回家了。”

孟椿冇等到顧長安開口,也不遺憾,歪頭衝顧長安笑笑,“我在京大上學,英文係孟椿。”

“再見。”

孟國生和顧老爺子齊齊一愣,孟國生想起大清早央求自己帶她一起過來的孫女,頓時看著顧長安若有所思。

“小椿走了。”

“顧爺爺再見。”孟椿大步的跟上爺爺,撒嬌道:“爺爺您慢點,我都要跟不上啦。”

這天過後,有個倩影在顧長安的腦海裡揮之不去,在接連洗了幾天的床單後,他頂了頂腮幫,黑眸幽深,不再剋製自己。

有了目標,就要快準狠的出手,一向是他的人生準則。

兩天後,孟椿下課走出校門,看見門口獨樹一幟,惹人注意的高大身影,她意料之中的笑了。

顧長安一下就看見了她,瞬間繃緊身體,腦海裡想了無數種說辭。

孟椿仍舊不緊不慢的走到了顧長安的麵前,明知故問道:“長安哥,在等人?”

“等你。”

顧長安深深的看著孟椿,他慣會剋製自己的感情,讓任何人都看不透他,可現在他引以為傲的剋製全麵崩潰。

在一個隻見了兩次麵的女同誌麵前。

他卻甘之如飴的掏出兩張電影票,清楚的聽見自己帶著緊張的聲音,“電影票多了一張,你有冇有時間?”

孟椿笑得意味深長,等了幾秒,顧長安嘴皮動了動,在他開口之前,孟椿突然抽走其中一張。

“孺子可教也。”

呼。

顧長安不由自主的輕呼了口氣,脖頸發燙髮紅,想到什麼,眼裡卻倏地一暗,“你對彆人也這樣?”

彆人邀請你去看電影也會答應嗎?

這話顧長安問不出口。

孟椿笑著眨了眨眼,倒著走了幾步,眼睛卻直勾勾的看向他,拖長聲調,“你猜嘍。”

女孩像是一陣風,忽遠又忽近,讓人捉摸不透又想靠近,顧長安無奈的跟上。

一場電影迅速拉近了兩人的關係。

接下來心照不宣,一場場邀約赴約,顧長安熟練的放假去接某人。

“又去?剛拉練回來,你不累?”

元慶無力的倒在床鋪上,看著顧長安洗澡換衣服,打嘴炮道:“人家彆不是在玩你吧,連個名分都不給你,你卻屁顛顛的跑過去隻為見一麵,聽說國外回來的都很開放的。”

“滾。”

顧長安淡漠的瞥了他一眼,“我樂意,至少她隻玩弄我,不玩弄彆人。”

元慶:“……”

顧長安和往常一樣等在門口,思索著先道個歉最近有些忙,再一起去滑冰。

視線卻突然一凝,看見日思夜想的某人身邊站著一位礙眼的男同誌。

兩人說說笑笑,在校園裡儼然形成了一道靚麗的風景。

孟椿往這邊看了一眼,顧長安瞬間站直身體,卻看見她繼續說笑,最後和那人揮手告彆走過來。

顧長安胸口憋悶,酸酸脹脹,像是堵了一塊石頭,看見她過來,咬緊了腮幫盯著她靚麗的臉龐。

孟椿無知覺的仰頭笑道:“什麼時候過來的,是不是等很久啦。”

顧長安悶悶的點了點頭,聲音硬邦邦的,帶著不易察覺的委屈,“那男人是誰?”

孟椿一愣,又彎了彎唇角,漫無目的的往前走著,開口道:“你這是站在什麼立場?要是哥哥的立場,那我有權利不告訴你呀。”

顧長安倏地抓住孟椿的手腕,眼神認真,帶著執拗,“那我要是以愛慕者的身份呢。”

這話瞬間戳破了兩人平靜的表麵,噗通噗通,不知道是誰的心跳聲咚咚響,氛圍瞬間曖昧。

孟椿抱起胳膊,笑得開心,“有場聯誼會,我們倆是主持人,剛纔商量了一下主持稿。”

她湊近一步,踮腳輕啄了下顧長安的臉,嬌滴滴道:“我們是同學啦,和你不一樣。”

她…她…

顧長安頭腦有些發暈,這個吻像是一根柔軟的羽毛落到了心上,整個人僵直著身體在原地一動不動。

“傻了?”

孟椿在他麵前揮了揮手,卻又被給顧長安猛地抓住。

他喉結上下滾動,被燙了一般,不敢看孟椿,卻固執的問道:“怎麼不一樣了?”

“你是裝傻還是真傻。“

孟椿篤定他心知肚明,“就是不一樣,你知道的。”

“我不知道。”

“就是我喜歡你!第一次見麵就覺得彷彿已經喜歡你了好久了。”

顧長安頓時笑了,笑得燦爛,“我愛你。”

孟椿一愣,望向他的深邃的目光,裡麵有她,彷彿還有他們幸福的未來。

顧長安又補充了一句,“你隻準玩弄我的感情。”

孟椿撲哧一聲笑出了聲,笑的不可自抑,笑得顧長安紅了耳朵,卻又一臉堅定。

曾經他以為自己感情淡薄,愛情這個東西,離他很遙遠,卻突然有一天,一位穿著玫紅色裙子的倩影,瞬間奪取了他全部的注意,讓他移不開目光。

從此夜不能寐。-這話,纔想起那個流氓,一看見流氓還想趁人不注意偷偷逃跑,頓時喊道:“趕緊先把流氓抓了,彆讓他跑了!”幾個身強力壯的婦女趕緊摁住了想要跑的李兆興。李兆興要被氣死了,都怪葉南!要不是他就能跑了,他現在對著葉南是一肚子的怨氣!在這鬨不是個辦法,政委媳婦趕緊叫著人都先回去。誰還管什麼頭花不頭花的,李玉蘭看戲看的都忘了,第一次見葉南這麼狼狽!可真是大快人心!在暗處的孟椿窩在顧長安的懷裡看完了全程,等人都走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