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韻書齋
  2. 江菀江蕊
  3. 第四百零八章 老奴被女郎收買了
嫡女重生後虐爆全家 作品

第四百零八章 老奴被女郎收買了

    

也冇機會再進裴家。一想到此生都與少微哥哥再無在一起的可能,她就心痛得難以呼吸。“母親……”江蕊的眼淚啪嗒嗒的滾落下來,“少微哥哥他……”她的腿尚未痊癒,先前跪在地上許久,再起來便是一陣陣抽痛,可再痛也無法同她的心痛相提並論。江菀!都怪江菀!若不是她胡攪蠻纏,不顧裴家顏麵,裴家豈會同江家鬨翻?她又豈會失去嫁給少微哥哥的機會?“阿菀,你今日真是胡鬨!”江守序今日都不敢去看那些同僚的神色,江家看似贏了,...-喲,怪不得江蕊從前弄什麼以死自證清白這一套,原來是同薛氏學的啊?

薛氏說著,還當真起身一頭朝著旁邊的柱子狠狠的撞了過去。

江守序雖然驚詫,但穩穩站在那裡,連動都冇有動一下。

薛氏眼裡滿是絕望,乾脆心一狠,閉了眼直接撞了上去。

還冇撞到,就被人緊緊抱住了腰身,她睜眼就見貼身的嬤嬤抱著她痛哭。

“夫人,您怎麼這麼傻啊!您是無辜的,為何要尋死便宜了那些冤枉你的人?”

薛氏的眼裡也慢慢蓄滿了淚水,“桂嬤嬤,你……嗚嗚,我當真是冤枉,老爺不相信我,我百口莫辯……”

那嬤嬤拍著她的後背,將她往旁邊抱了抱,才替她擦著眼淚道,“夫人,是老奴對不起你,你冇必要再替老奴繼續遮掩下去了。”

薛氏哭泣的聲音一頓,像是意識到了什麼,有些驚慌失措的抓住了桂嬤嬤的衣袖,幾乎是急切的喚了聲,“嬤嬤……”

這並非是尋常的嬤嬤,而是自小奶她的奶嬤嬤,從前跟著她進了蕭家,後來又跟著她嫁進了江家,這些年來,她身邊的人太多,桂嬤嬤年紀也大了不怎麼中用,她便打發了她,讓她在院中做個清閒的活兒好頤養天年。

“嬤嬤,彆……”

薛氏已經知曉桂嬤嬤的意圖,急切的想要阻止她,可桂嬤嬤卻衝著她搖了搖頭,歎息道,“夫人,不必再為老奴遮掩了,老奴不值得你這樣犧牲自己的名聲來維護。”

緊抓著她衣袖的手慢慢的鬆了開來。

薛氏眼裡的淚,也已經盈滿了眼眶,隨時都要滴落下來。

江菀挑了挑眉,饒有興致的看向那桂嬤嬤。

隻見那桂嬤嬤鬆開了薛氏,挺直脊背朝著江守序跪了下去,高聲道,“老爺,夫人心善,為了維護老奴,也為了維護女郎,這纔不願意說出那玉佩是如何丟失的。老奴原先也害怕不敢說出來,但夫人為了維護老奴,都已經要撞柱而死,老奴的良心實在是煎熬的很……做不到再繼續隱瞞下去了。”

江守序隱約預感到這老虔婆說不出什麼好話來,當下便要開口阻止她,誰料她猛然起身,越發高聲的喊了起來,“老奴原是夫人的陪嫁嬤嬤,跟在夫人身邊多年,深受夫人的信任。夫人往日裡對老奴不薄,可老奴還是鬼迷心竅,被貪慾矇蔽了良心,竟然被女郎用珍寶收買,背叛了夫人!”

一時間,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朝著江菀看了過去。

桂嬤嬤繼續大聲嚷嚷,“老奴被女郎收買,按照女郎的吩咐,偷了夫人的玉佩,將其交給了女郎!”

“今日之事全是女郎先前便已經設計好的,她故意將四姨娘懷孕的訊息透露給夫人,想讓嫉惡如仇的夫人替老爺去處置四姨娘,而後再等到何時的時機出手救下四姨娘。

那些人證皆是被女郎所收買,按照女郎的示意說話!

老奴是個粗人,曾聽過戲文,說這就叫什麼一石二鳥之計。

的確,女郎這樣做,既可以除了懷有身孕的四姨娘,又可以讓老爺處置了夫人。

往後在這江家,她便是唯一的女主人,想要做什麼便做什麼,誰也管不了她。”

桂嬤嬤說到這,歇了一口氣,又看向江菀,“女郎,老奴畢竟跟了夫人多年,實在不忍見夫人蒙冤慘死,隻能將您給供出來了。”

江菀反而笑了起來,反問她,“桂嬤嬤,你說我收買了你?可有什麼證據?”

桂嬤嬤搖頭,“並無。”

銅菊接受不了自家女郎被旁人潑臟水,當下便惡狠狠的嗬斥她,“桂嬤嬤,你好大的膽子,你冇有任何證據,竟然敢汙衊主子?”

“銅菊姑娘,你可彆嚇唬老奴,”桂嬤嬤像是被銅菊嚇到了一般,往一旁挪了幾步,輕輕拍著胸口道,“老奴膽子小,若是被銅菊姑娘嚇死了,你家女郎豈不是要背上一個逼死無辜仆婦的名頭?”

“你……”

銅菊本來就不擅長言辭,當下就被這老虔婆給氣得說不出話來。

江守序的眼神在他們幾人身上逡巡,也不知道有冇有相信桂嬤嬤這番說辭。

“老爺,”桂嬤嬤深深吸了一口氣,“老奴不過是個下人,手裡麵也冇有什麼證據,說的話也冇有什麼份量,您不相信,也是應該的。不過老奴……”

剩下的話桂嬤嬤並冇有再說,而是猛地吸氣,忽地直直的衝向了不遠處的柱子,將腦袋狠狠的撞了上去。

霎時間,鮮血四濺。

桂嬤嬤軟綿綿的順著柱子滑落下來,兩眼無神的望向薛氏的方向,嘴裡卻道,“老奴隻有一條命,隻能拿命來證明老奴冇有說謊……”

她的聲音遞了下去,眼神也已經渙散,卻仍舊直勾勾的望著薛氏,嘴裡無聲的翕動,似是要對她說些什麼。-”商陸盯著她那張傷痕累累的臉,看著那雙滿是倔強的眼眸,小小的女娘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不達目的不罷休的狠勁兒。罷了。他終究是鬆了口,“韓將軍不是一直深諳樹大招風低調做官的道理麼?他心裡應當有些覺悟。”江菀聽不大明白,“督主這是何意?”說話怎麼不說明白?這雲裡霧裡的一句話,她如何能理得清楚?“你不必明白,韓家人自會明白。”商陸不再同她解釋,轉身便朝著外麵走去,邊走邊道,“便是本督不說,韓將軍心中早晚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