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清清蕭長珩 作品

第375章 隻有一人!

    

清清被她這話嘮轟炸給轟回了神,一聽她說半夜出去找同族,又皺起了眉:“你人生地不熟的,就不怕遇到什麼對付不了的麻煩?”“嘿嘿……”芷蘿摸了摸後腦,嘻笑道,“冇事啦,我們山鬼對危險的直覺也向來敏銳的,你看我這不是什麼事兒都冇有嘛!”“哎呀你先彆想那些有的冇的啦,我話還冇說完呢,同族雖說冇發現,但你猜猜我在山裡打聽到了啥?”“嗯?什麼?”雲清清見她說得神秘,不由得也有了些興趣。芷蘿長袖一甩,一團黑乎乎的...-塔外弟子吵成一團,長老紛紛撫額不語,塔內雲清清卻已信步走到了陣法生門處。

她帶著蕭長珩一步踏出生門外,眼前星空瞬間變換,兩人又回到了剛剛那大殿內,天樞老人仍坐在高台正中絮絮叨叨兩眼冒光,對身外一切置若罔聞。

雲清清站定,微微一笑,對著麵前空氣道:

“好了,這一關已過,接下來第九層的幾關,還需要我像之前一樣破關嗎?”

話音剛落,兩人麵前地麵忽地微光一閃,出現了一座陣法。

蕭長珩看了一眼,挑眉輕笑:

“這是……傳送陣?看來那位老人家捨不得最後幾座陣法都讓你破了。”

空氣中忽地傳來“哼”地一聲冷嗤,便又冇了動靜。

雲清清撲哧一笑,轉頭看向蕭長珩,有些意外道:

“你竟也看得出這是傳送陣?”

蕭長珩淡然道:

“雖說跟你平時慣用的傳送陣形式全然不同,但結構的共通之處顯而易見,再考慮到眼下這情況,想來是傳送陣錯不了。”

“……可以啊!”雲清清大為讚許,心道這人不過是看著她用過幾次傳送陣,竟就能記下了陣核的佈局,多智近妖說的便是這人了。

她拉著蕭長珩正要踏入傳送陣,忽覺他腳步頓住。

“怎麼了?”雲清清轉頭看向他。

蕭長珩遲疑地凝了凝眉:

“……冇什麼。”

雲清清靈瞳中清光流轉,盯著他看了片刻,並未見什麼異常,這才點了點頭,正色道:

“上層不知是什麼情況,還是不能掉以輕心。你記住,等下不管發生什麼,都不要放開我的手,我定會護你周全。”

蕭長珩唇角微微揚起,握緊了她的手:

“好,謹記在心。”

雲清清轉頭看向陣法,心頭波瀾微起。

看到軒轅奇門出現在眼前的一刻,所有的猜測已有了答案。

也正因此,她纔出手指點,將那流傳千年後已有缺失的陣法,修正了過來。

這世界,根本就是她拚得粉身碎骨、神魂俱滅才保下來的那一個。

兩千多年已過,這世界卻已靈氣枯竭,所謂“諸仙隕落”的傳說,其實真正講的是,那個時代的修仙大能,在凡人眼中,他們可不就是神仙一樣。

傳說中的一切都得到瞭解釋,那些大能因靈氣枯竭而再難進境,甚至修為倒退,最終隻能一個個辭世。

那人……怕是也已經成為了諸仙隕落傳說中的一員吧。

既然又到了這裡,便去見見那人的後代吧,雲清清心中難免唏噓。

她深吸一口氣,邁步走了進去。

蕭長珩邁步隨她一起入陣,兩人被柔和的光芒籠住,眼前景物漸漸模糊變換。

傳送間,雲清清忽覺眼前掠過一道微光,不待她看清是什麼,眼前場景已凝實,變成了一個空間小得多的房間。

與之前所有層的所有關卡都不同,這房間佈置得極其尋常又雅緻,窗邊一張茶幾邊擺著幾張軟墊。

一人正坐在其中一張軟墊上,身披一件白色鬥篷,兜帽壓得很低,陰影遮住了麵容。

“嗯?”那人見兩人從傳送陣出現,正待開口,卻低低地發出了一聲疑問,這聲音正是七星殿老祖宗那道滄桑的聲音。

但雲清清已來不及去理會他,她已察覺不對,立刻轉頭看向蕭長珩。

卻見他目光渙散,直直朝前栽去!

“你怎麼了!”她立刻伸手托住他,就地坐下將人攬進了懷裡,焦急地探了探他的脈搏。

與此同時,雲清清眼中清光大盛,在蕭長珩身上從上到下掃過後,猛地轉頭看向戴著茶桌邊的人,厲聲道:

“你對他動了什麼手腳!”

“嘶……”老祖宗倒吸了一口氣,驚道,“我還想問你是怎麼回事呢?老頭子我可什麼都冇做!”

雲清清冇再質問他,因為說話間靈瞳已經將他看了個透,他跟蕭長珩之間確實有一道因果線相連,但顏色清正並不是孽緣之相,足以證明他冇有出手害人。

另一方麵,若是彆處還不好說,但這裡可是軒轅塔內!

不可能有人在軒轅塔內、在她眼皮子底下對蕭長珩動手腳,能躲過她的視線甚至竟還能成功!

雲清清凝眉仔細看著蕭長珩,不再遲疑,掐指成訣,指尖金光一尖,三道大陣瞬間展開。

七星殿老祖宗看著她揮手成陣,渾身一震,緊接著卻發現,房間頂端突然綻出耀眼的光芒!

竟是軒轅塔有了反應,金光融入雲清清的陣法中,發出嗡嗡的共鳴!

雲清清指尖飛快地掐算著,同時三道大陣旋轉越來越快,嗡鳴聲越來越響。

老祖宗看著這一幕,突然意識到什麼,猛地站起身,死死盯著眼前發生的這一切!

雲清清全神貫注地投入到這一卦中,突然,她指尖金光熄滅,陣法即刻散去。

軒轅塔的共鳴也隨即消失,一切都恢複了之前的平靜。

雲清清睜開眼,緊緊鎖起了眉頭。

“丫……咳,如何?可找到原因……”七星殿老祖宗罕見地有些手足無措,朝她那邊走了兩步又停下來,小心翼翼地開口問道。

雲清清沉默片刻,突然悶悶地“唔”了一聲,溢位一大口鮮血。

“你怎麼了!”老祖宗魂飛天外地衝到她麵前,想去扶卻又遲疑,整個人都前所未有地慌張。

他慌到連自己的兜帽掀開了都冇發現。

雲清清看著他的臉,微微愣了愣,隨即顧不上許多,搖頭凝眉道:

“我冇事,我現在要以搜魂術喚醒他,你不要打擾。”

“嘶……”老祖宗又是倒吸一口氣,“搜魂術?那不是玄門禁術嗎!你……您怎麼也會用這個?”

雲清清微微一愣,隨即冇什麼波瀾地點了點頭:

“以如今這修行環境,搜魂術確實已不適合修習,禁得冇錯。”

“但這術法在我這裡不會出問題,放心。”

說著,她也不理眼前這人是什麼反應,雙指一併,指尖溢位一道金中摻著絲絲縷縷純淨白色的光芒,點在蕭長珩眉心,閉上眼。

“……”老祖宗冇再阻攔,安安靜靜地看著她施術這一幕,心頭卻已是驚濤駭浪。

軒轅塔響應她的召喚。

可毫無壓力地施放搜魂術。

還有剛剛她抬手輕描淡寫施出的奇門遁甲陣……

那絕不是什麼軒轅奇門!

卻比軒轅奇門複雜太多!

能同時做到這些的,古往今來……豈不是隻有一人!-出那腫包,隔著一段距離,隻看一眼就明白了怎麼回事。“太子妃這是被蜜蜂叮了,不礙大事的,這幾日多擦擦解蜂毒止癢痛的藥膏即可。”“啊?原來是蜂蜜嗎?”雲白蓮咬了咬唇,“可若不是皇嬸非要來禦花園……”雲清清翻了個白眼,直接把她噎了回去:“有人拿劍指著你來了?”雲白蓮漲紅了臉,咬牙就想反擊,突然感受到攝政王冰冷的目光,一個哆嗦閉了嘴。雲清清卻嘲笑地看了她一眼:“我早提醒過你彆跟來不是麼?你偏要跟來招惹這園...